魅惑之星 第十章
  北極星島
  狄劍淮被送回了北極星島,他的傷勢經過處理已無大礙,可是他的心卻病了,嚴重地病了。
  去了天堂島一趟,他學到了愛,卻又同時失去了愛,那種痛苦,比不去愛還要令人難以忍受。
  閻炯不只一次來探望他,對他的委靡實在看不下去,但愛情這種病毒,除非自己產生抗體,否則什么特效藥都沒有用。
  加上他愛上的對象又是個讓大家痛恨到極點的人物,因此無論說什么都不對勁。
  “別想太多了,‘天璣’,振作一點。”他也只能說些言不及義的話來安慰他而已。
  “謝謝你,‘天旋’。”他緩緩地道。
  “謝什么?”閻炯奇道。
  “謝謝你救了我。”他一語雙關。多年前的那一夜,以及這一次,都是“天旋”救了他。
  閻炯露出只有他們兩人才明白的微笑,道:“別客氣。”
  說完,他走出醫療室。

  狄劍淮看著他的背影,終于厘清長年來對于他的那種特別的感情。
  他敬重“天旋”,“天旋”在他心中的形象,融合了父親、兄長和朋友,他是沒有父母的他第一個認同的對象,所以他才會這么喜歡他。
  但是,他更喜歡他們現在的關系,今后,他們會是肝膽相照的好伙伴。
  只不過,“天旋”的身影從他心中除去之后,那空蕩蕩的心房卻讓他更加思念路得,隨著日子的消逝,他對她的愛不但沒有消褪,反而日益彰顯。
  為了排遺這沉重又無處宣泄的感情,他傷勢一痊愈便離開北極星島,再度投入繁忙的走秀工作,只有在忙碌中,他才能不需費力去層層包扎心中那個被愛情深深刻劃的傷痕……
  然而,他卻不知道,當他離開北極星島之后,“天樞”就召開了一個臨時會議,討論對付“諾亞方舟”的下一步。
  可是,會議中大家討論的主題幾乎都繞在路得身上。
  “‘天璣’居然會愛上角川?他會不會是被騙啦?”段允飛怎么樣想都覺得不可思議。
  “她叫路得。”閻炯指正他。
  “不管叫什么,她都是‘諾亞方舟’的‘使徒’。”段允飛又道。
  “已經不是了。”閻炯又更正。
  “但畢竟曾經是,對吧?我可沒忘記她有多惡劣,難道你們忘了?”段允飛火氣又來了。
  “沒忘,只是她最后還是幫我們救回了‘天璣’。”諸葛縱橫道。
  “如果不是她把‘天璣’拐到天堂島,還需要去救人嗎?”段允飛對路得實在無法接受。
  “去這么走一趟,也并非沒有收獲,三大財團之一的迦南財團總裁亞伯拉罕死了,金三角的關系缺了一角,‘諾亞方舟’該是搖搖欲墜了。”諸葛縱橫心胸寬,想得遠,自然就沒那么激憤。
  “‘天權’說得沒錯,連天堂島上的研究中心都夷為平地,加上唯一存活的變種實驗室生技博士尤金已死,對‘諾亞方舟’來說可謂是個重創。”“天樞”贊成諸葛縱橫的說法。
  “你們的意思是說我們還得感謝那個什么路得了?”段允飛哼道。
  “不,該感謝愛神。”望月星野一針見血。
  “說得好。”諸葛縱橫笑著點點頭。
  托愛神的福,路得才會窩里反,“天璣”也才能平安歸來,說來說去,影響力最大的還是愛情。
  “愛神?別跟我提什么愛神!愛神專門害人而已。”段允飛臉色不悅地啐念著。
  他就是被愛神擺了一道,才會愛上冰室寒,結果呢?她動不動就和他斗氣,害得他老得跑日本去賠罪,真是累死人了。
  大家都知道他所指為何,全都笑了。
  “‘玉衡’人在北京嗎?他一切還好吧?”諸葛縱橫突然問道。
  “進行得很順利,‘諾亞方舟’還沒察覺到什么。”“天樞”回答。
  “到底派‘玉衡’去北京干什么?”段允飛好奇死了。
  “你們很快就會知道了。”“天樞”還是那句老話。
  “我就知道,老大是最會賣關子的,你不會憋得太難受嗎?”段允飛朝“天樞”翻了翻白眼。
  “天樞”沉默了一下,忽然鄭重地道:“有件事……我必須向大家坦白……”
  “什么事?”閻炯好奇地問。
  “如果哪一天你們得知‘天璣’和路得在一起的話,請祝福他們。”“天樞”冒出這么一句話。
  會議室里足足岑寂了好幾秒,才迸出一個聲音。
  “你是說……那個臭女娃沒死?”段允飛差點驚掉了下巴。
  “應該是吧……”“天樞”輕笑著。
  “但那天我明明看她被射下斷崖……”閻炯疑惑地看了諸葛縱橫一眼。
  他們兩人抵達天堂島時,正好看見那一幕。
  諸葛縱橫眼中精光一閃,敏銳地看著“天樞”,“你又做了什么手腳?暗中救了她?”
  “呵……這只是個交易,我和路得之間的交易。”“天樞”笑道。
  “我懂了,我們之所以能找到‘天璣’,是她暗中幫的忙?你們交易的內容是什么?她提供‘諾亞方舟’的所有機密,而你得成全她和‘天璣’?”諸葛縱橫一下子就解開謎題。
  “唉!你真是太聰明了,‘天權’……’“天樞”嘆口氣,笑道:“沒錯,她是這么要求,而我給她的前提是,她得避免傷得太重,否則救她也沒用。那女孩也真是厲害,我派去的另一批人救她上船時,她身上受到槍傷的都不是重要部位……”
  “的確……她不是個省油的燈。”“天權”心頭微凜。
  望月星野則是在心里咕噥,北極星島里有一個“天樞”就很可怕了,若再加上“路得”……
  他未雨綢繆地打了個哆嗦。
  “天哪!你竟把這么重要的事瞞著我們?那‘天璣’知不知道?”段允飛驚瞠低呼。
  “他很快就會知道了。”“天樞”暗示著。
  “路得真是個厲害的女人……”閻炯喃喃道。
  “沒錯,但她的加入,對我們有百利而無一害。”“天樞”也是老謀深算。
  “這么詭計多端的女人,‘天璣’應付得了嗎?”段允飛開始替狄劍淮擔心了。
  “放心,一物克一物,這點你應該最能體會。”望月星野突然道。
  在大家會心的微笑中,段允飛的眼睛瞪出了火花,他在心里發誓,總有一天非好好教訓一下“搖光”這個沒大沒小的小鬼不可!
  *  *  *
  義大利  米蘭
  黑色。
  每個人都穿著一身的黑。
  在伸展臺上的模特兒們正在預言著下一季秋冬的主流色系,將會回歸到最簡單的黑色。
  而黑色也最適合狄劍淮。
  這場那賽斯的秋冬新款服裝秀,一樣由他壓軸,當他穿著高領黑毛衣,燈芯絨直筒休閑褲,肩上披著一條駝色羊毛披肩出現時,觀賞的人群立刻發出了贊美的驚嘆!
  他冰冷沉郁的氣質,瘦削優雅的骨架,棕褐色的長發,正好和黑色系互相烘托,互相輝映,成就一種凡人都無法仿效的靈氣。
  如此俊美的男人,什么樣的女子才能獲他青睞?捕捉他的目光?
  或者,只有男人才是他的鍾愛?女人注定無緣進入他的生命?
  大家都非常好奇。
  秀即將結束,中美獨特的拉丁音樂浪漫地流泄,當他換上第五套黑色大衣,走到伸展臺的最前端時,倏地,他渾身大震,定在臺上,驚愕木然地瞪著臺下,久久不動。
  群眾中,一張熟悉的小臉正燦爛地笑著,一樣狡黠機伶的黑瞳,一樣稚氣直溜的娃娃頭,一樣古靈精怪的淘氣表情……
  她是路得!
  她……沒死?
  他不敢呼吸,深怕這只是個幻影,而他稍微一動,她就隨時會消失。
  所有的人都被他奇怪的動作搞迷糊了,沒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,模特兒們的出場節奏全亂了,連那賽斯也滿頭霧水地從后臺沖上前來。
  “狄,你在干什么?”那賽斯大喊。
  但他聽不見,也看不到,此時此刻,在他眼中,只有路得一個人。
  路得仰起頭,看著頭頂上的投射燈,笑了。
  他也將視線慢慢往上移,突然間,那只投射燈毫無預警地向下掉落,不偏不倚地砸向她的腦袋──
  他早有準備,縱身抱住她,滾向一旁。
  這相同的情景看得那賽斯幾乎昏倒,觀眾更是驚呼連連,只有他們兩人緊緊相擁,狂喜而感動。
  “我以為妳死了……”他嘶啞地喊著,緊抱著不放。
  “你難過嗎?”她眼眶火熱,心頭卻開心不已。
  “難過得幾乎活不下去……因為我一直后悔沒告訴妳一件事……”他放開她,低頭看著她。
  “什么事?”喜悅的淚水已在她眼中打轉。
  “我愛妳!”他真摯地低語。
  這句話,她等得好辛苦……
  淚珠潸然滑落她的臉頰,她又哭又笑,撒嬌地道:“說一百次!”
  他沒有照做,而是以一個深情的吻來代表他心中無盡的愛。
  鎂光燈不斷閃耀,記者們早已迫不及待拍下這個難得的畫面。
  誰說魅惑天使是同性戀了?
  不用說,這絕對是明天報紙的頭條!
豆豆網官方網址01:www.tjowbmr.com.cn ;  02:www.dd234.net ;  03:www.ddkanshu.com
豆豆書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書庫 - 豆豆精品言情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說閱讀網提供,僅供試閱。如果您喜歡,請購買正版。
新时时宝典下载 福彩3d绝杀5码公式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直播 电子竞技与网络游戏的区别 KTV女人赚钱 足球比分直播网 新浪体育比分直播 拍电影的怎么赚钱的 北京麻将打法规则 厦门什么销售最赚钱 类似推广平台赚钱软件有哪些 球探网即时比分足球 网上棋牌游戏平台排行榜 850游戏街机奔驰宝马 黑龙江11选5现场开奖 捷报网球比分网 重庆时时遗漏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