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虎三山 尾 聲

 
  寬廣的“迎賓堂”正門全部敞開,前廳上兩只巨型獸腳雕刻云紋的青銅大火爐燒得爐火極旺,兩張太師椅便隔著爐火相對而設,一邊坐的是狄用疆,另一邊坐的當然就是全無歡了。
  狄用疆身后并立著“大陰座”座頭“大錘手”龍彪、“奇堂”堂主“小蝎子”曹九,以及大難不死的“孤堂”堂主“通天秀士”公冶奇,全無歡左右則一個是南宮羽,一個是貴寶貴老瘸,雙方壁壘分明,一看就是對立的架勢。
  大概是話不投機,廳里的氣氛很僵,狄用疆的臉色固不好看,全無歡的容顏就更為肅煞了;現在,全無歡舉杯啜茶,唇近杯口的一剎,雙目中精芒暴閃,額頭兩邊的“太陽穴”也猛的鼓漲起來!
  狄用疆的右手已按上腰間的劍柄,他背后三名得力手下亦立時神情緊張,由并立的姿勢改做分散,南宮羽緩緩扯開搶囊,貴老瘸反手一掏,雪亮的那把大砍刀已亮在掌上。
  就在此時——
  —名彪形大漢氣急敗壞的奔入廳堂,顧不得禮數就先嚷嚷起來:
  “稟大掌旗,那毒……毒魄來了哇!……”
  狄用疆方自愕然,毒魄的身影果然已經出現在廳門之前,他神形悠游自若,仍舊保持著一貫的冷靜與淡漠;進門之后,他先向乃師全無歡行過禮,又和南宮羽及貴老瘸打過招呼,這才面對狄用疆,卻默無一語。
  狄用疆嘆了口氣,沉沉的道:
  “毒魄,令師來找我要人,我當然交不出人來,昨晚上你殺死守衛及‘豹房’的三名‘獵手’,早就破牢而去,不在我的掌握中了,但任憑我怎么解說,令師硬是不信,還以為我將你藏匿起來,甚至已把你處決了……”
  毒魄道:
  “師父心牽弟子安危,看不到人難免會生凝竇,如今我人來到這里,證明你尚未將我‘處決’,不過,我要鄭重聲明,石屋那四名守衛非我所殺,乃是被崔秀、童光、衛玉振三人所謀害,他們的目的,是想私下取我性命,再行銷尸滅跡,然后把一切責任推到我的頭上,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他們沒有成功。”
  狄用疆似乎并不大感意外,他搖頭道:
  “我就想到其中必有溪蹺,崔秀他們乃‘豹房’所屬,半夜三更怎會橫尸在石屋之內?而且照常情判斷,即使你打算逃走,亦不至于非要置那四名守衛于死地不可,唉,崔秀這幾個人真是膽大妄為,可惡可恨之極!”
  這時,全無歡輕咳一聲,開口道:
  “狄大掌旗,毒魄幸而不死,表示我先前的臆測乃屬過慮,現在他人來了,你是要讓他跟我回去呢,還是另有說法?”
  狄用疆知道事情已臨關鍵,后果如何,端看他要怎生處理,或生或死,俱在一念之間;定下心神,他雙眼觀鼻,緩慢的道:
  “前輩,毒魄與‘鬼王旗’仇深似海,他殘殺了我們多條人命,使我們‘鬼王旗’白骨架山,血流成河,這筆帳,豈能就此揭過?”
  全無歡冷冷的道:
  “你們也殺了他的女人‘飛星’。”
  狄用疆毫無笑意的一笑:
  “前輩,飛星只是一個女人,普天之下,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夠交換這么多條生命!”
  全無歡道:
  “只怕我徒毒魄不如是想!”
  狄用疆道:
  “恕我直言,前輩這話,就未免霸道了。”
  毒魄淡淡一笑,岔進來道:
  “大掌旗,我們不妨面對現實,就事論事,徒托口詞之爭,斷難解決問題,我只想請教大掌旗,尊駕是個什么打算?”
  “當然要你償命!”
  毒魄從容的道:
  “我早知道大掌旗是這么個想法,可是尊駕欲達成目的,橫在當前的卻有兩道阻礙。其一,‘鬼王旗’現下是否尚有足夠實力?其二,是否決不考慮任何人際關系的影響?”
  狄用疆眉宇深鎖,心事重重的道:
  “經過你再三再四的狙殺之后,我承認本旗損失慘重,元氣大傷,但若傾力一搏,倒也未必全無勝算……”
  毒魄道:
  “大掌旗,我可以斷言,貴方的勝算不大,充其量只能撈個‘兩敗俱傷’,而‘鬼王旗’基業創立不易,更耗費多少心力,流了多少血汗才有今天的局面?貴方目前固然折損不輕,卻尚能支撐,如果以現有的根底經營發展,前途仍大有可為,反過來說,設若大掌旗執意孤注一擲,堅持干戈相見,最佳的結局亦僅是同歸于盡,‘鬼王旗’從此飛灰煙滅,土崩魚爛,‘抱固嶺’上留下的不過是一堆殘跡罷了!”
  艱辛的咽了一口唾味,狄用疆嗓音微帶沙啞的道:
  “話這么說是不錯,問題在于如山血債就此甘休,不止對幫內弟兄難作交待,一朝傳揚出去,道上同源怕也低看了我們……”
  毒魄形色冷凜的道:
  “剛才我已提過,大掌旗,人要面對現實,江湖恩怨原本就沒有絕對的是或非,只有識時務,明利害方為求存自保之道,拿更多的人命來撫慰毫無追補價值的怨隙,用毀滅來換取空渺的滿足感,并不是一種聰明睿智的做法,大掌旗,貴方有貴方茁壯的條件,立身的基礎,傳言虛謗,礙甚事,有何影響?”
  全無歡忽然接口道:
  “狄大掌旗,而且我們可能會結親家,又何苦非成冤家不行?”
  怔了怔,狄用疆疑惑的道:
  “可能會結親家?前輩的意思我就不明白了,這親家是從何結起?”
  毒魄忙道:
  “師父……”
  擺擺手,全無歡道:
  “不要緊,為師的自有主張,有關這件公案,也該到揭明的時候了,你背黑鍋背到如今,事情總要攤開來說清楚,是福是禍,且看大家的造化吧!”
  狄用疆若有所悟的道:
  “前輩是指,是指——”
  點點頭,全無歡坦然道:
  “不錯,我是指令妹水柔;我對令妹仰慕已久,卻因年齡和身份的束縛不便表明,萬般無奈之下,只有厚顏差遣我徒毒魄伺機強請令妹相見,這種做法,實非得已,年老動情,其情尤苦,然而我必須強調,令妹在我那里,絕未受到絲毫冒犯,是否接受于我,皆憑令妹自斷……”
  狄用疆的臉孔上先是涌起一陣紫紅,繼而泛青透白,最后,他竭力使自己平靜下來,語調生硬的道:
  “那么,我妹子最后是如何選擇的?”
  全無歡雙目中閃著光彩,清晰的道:
  “天可憐見,令妹已允諾嫁我為妻!”
  猛的一拍太師椅扶手,狄用疆怒道:
  “我不相信,我妹子從來文靜嫡淑,知書明禮,她怎可能答應嫁給一個用此等強迫手段,拙劣伎倆相挾的老頭子為妻?況且長兄如父,沒經過我的同意,她更不會私訂終身!”
  全無歡嚴肅的道:
  “狄大掌旗,我乃句句實言,你若不信,可要親自一詢令妹?”
  狄用疆瞑目道:
  “她人不在這里,你叫我怎么問法?”
  全無歡道:
  “請你派人去她原住的地方相召,三頭對面,事情就一清二楚了。”
  霍然從椅上站起,狄用疆驚訝的道:
  “什么?你是說我妹子已經回來了?”
  全無歡頷首道:
  “正是,她還等著與你見面呢。”
  回過頭,狄用疆大聲吆喝:
  “公冶奇,快去‘環翠樓’把大小姐請來!”
  答應一聲,公冶奇如飛而去,狄用疆重重坐回椅中,只覺胸膈悶脹難受,臉上的神情,就更帶著悻悻然了。
  多日不見,狄水柔不但出落得越發標致,人也白哲豐腴了好些,尤其滿面春花似的笑靨,雙眸波光流燦,顧盼之間,自見風情,看到妹子竟是這般模樣,狄用疆不由得先就愣了。
  進入廳中,狄水柔深深的望了全無歡一眼,才向哥哥見禮,狄用疆打鼻孔中冷哼一聲,老大不悅的開向道:
  “妹子,你既然回來,為什么不向我打個招呼?偷偷摸摸躲進‘環翠樓’,還瞞著不讓人知道,這成何體統?!”
  狄水柔輕輕的道:
  “大哥,我總得等你和無歡先把事情談明白了才好露臉呀,這種事,原該男方先向我們女家提的,你說是不是?”
  不禁頭皮一陣發麻,狄用疆惱火的道:
  “你在說什么事?又什么男方女方?”
  狄水柔微垂粉頸,低聲道:
  “無歡他……他要娶我……”
  一下子又站立起來,狄用疆大聲道:
  “你答應了?”
  狄水柔仰頭望著乃兄,堅定的道:
  “是的,我答應了。”
  用力跺腳,狄用疆氣得臉紅脖子粗:
  “反了反了,簡直反了,你一個黃花大閨女,要婚要嫁,都得按規矩、照程序來,怎可私訂終身?更且挑了這么一個年過半百的老頭子?不行,我不答應!”
  狄水柔十分平靜的道:
  “大哥,我也并不年輕了,有關我未來的幸福、永世的依托,請你尊重我的意見,情感方面的事是無從勉強的,而男女之間的愛不在于歲數上的差距,只在于雙方有沒有愛;經過這些時日里的觀察、體會,我發覺無歡是一個非常慈祥.和藹、且具寬闊胸襟的人,最重要的,是他完全無條件、無保留的對我好,甚至我永不答應,他也毫無怨言,對我,他只有付出,而不冀求我的回報,大哥,有這么一個人,肯為我做如此的犧牲,你就該知道年齡不再是個問題了!”
  狄用疆一時窒結,好半晌,才透過一口氣來:
  “你清不清楚為了這檔子事,捅出多大的紕漏、伐傷了多少人命?這邊廂鬧得天翻地覆,雞飛狗跳,你們卻在那里輕憐蜜愛、海誓山盟,你這么一弄,卻是叫我如何下臺?”
  狄水柔懇切的道:
  “大哥,仇恨只會越結越深,殺戮帶來的總是悲慘,為什么不化干戈為王帛、結親家替冤家?我明白這樣做很使你為難,但你有否想到我的難處?大哥,不要再礙于虛偽的顏面問題而爭抗不休,人活著,還有更長的路要走,更美好的理想去追求,請你成全我,也成全你自己……”
  狄用疆沉默良久,有些滯重的轉過頭去,目光——掃掠他背后的三名首要:
  “你們,呃,怎么說?”
  “通天秀士”公冶奇第一個發言:
  “全憑大掌旗裁奪,大掌旗怎么吩咐,我們怎么做!”
  龍彪和曹九互覷一眼,老江湖的世故與默契是不必贅言的,形勢比人強,如果不識時務,非但難成俊杰,更不啻拿自己的性命作賭注,真叫何苦來哉?龍彪清了清嗓門,微微哈下腰身道:
  “我們的意思和公冶奇堂主一樣,大掌旗看著處置吧。”
  狄用疆愣了好半晌,眼睛望向對面的全無歡,又轉投到自己妹子身上,不由長聲嘆喟:
  “唉,不可思議,世局變幻,竟然無常至此,實在不可思議……”
  狄水柔稍嫌急切的道:
  “大哥,你是答應了?答應新仇舊恨一筆勾消,答應我與無歡的婚事?”
  無奈的攤攤手,狄用疆苦笑道:
  “大勢所趨,天意人心俱有所見,我還有什么話說?”
  站在全無歡身邊的南宮羽收起銀槍,喜孜孜的高聲贊頌:
  “所謂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比翼飛,這全是善緣哪,恭喜老爺子、狄姑娘,賀喜狄大掌旗……”
  狄用疆不得不拱手稱謝,然后,他正視毒魄,似笑非笑的道:
  “你知不知道我為什么當初沒有殺你?”
  毒魄笑笑,道:
  “第一,你想從我口中探悉令妹的下落,第二,你打算等我養好了傷之后再次決生死,換句話說,你待親手取我的性命。”
  狄用疆頷首道:
  “很聰明,但是我后來幾乎打消了第二個念頭。”
  毒魄不解的道:
  “為什么?”
  狄用疆坦白的道:
  “那天晚上,我們曾經交過一次手,你在眾人圍攻,受創之余,仍能以刃尖傷我額心,雖然我亦三擊于你,雙方體力狀況卻完全不同,事后我一再思量,如果彼此互易其位,我是否仍有傷你的把握?”
  毒魄道:
  “答案如何?”
  狄用疆訕訕一曬:
  “老實說,只怕不能;我不愿乘你之危加害于你,而在相等條件下我又并無制勝之道,所以思來想去,竟有些進退維谷了……”
  南宮羽插口道:
  “大掌旗,我們這一到,豈不是正好解決了你的難題?”
  狄用疆打了聲哈哈,側首交待:
  “曹九,吩咐下去。叫他們準備酒筵,款待貴賓,另外,把客房整理出來,好讓我們的親家略做憩息……”
  曹九疊聲回應,自去張羅,而狄水柔不知何時,已偎立到全無歡身邊,白發映紅顏,又誰說不宜?此刻,南宮羽才發覺毒魄正快步離開廳堂,行向門外,這位“七巧槍”不由滿頭霧水,心里嘀咕:這光景下,毒魄卻是往哪里去?
  往哪里去?毒魄也在思量——何必非要人家經“大沽縣”、“三連坡”、過“玖水”再順著“咸關道”迢迢來“夢連山”上的“系云摟”相會?現在趕過去,嗯,說不定亦有一場“百年修得比翼飛”的緣分哩……
  (全書完)
  -----------
  風云閣 掃校 
 
豆豆網官方網址01:www.tjowbmr.com.cn ;  02:www.dd234.net ;  03:www.ddkanshu.com
豆豆書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書庫 - 豆豆精品言情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說閱讀網提供,僅供試閱。如果您喜歡,請購買正版。
新时时宝典下载 母子乱伦的三级片 上海时时乐玩法 国王vs骑士最新消息 重庆时时彩 闲来宁夏麻将作弊方法 2019先试用麻将外挂 3d杀码定胆 银川按摩休闲会所 澳洲幸运10直播 郑州沐足 大腿推 市来美保在线观看视频 不朽的浪漫 有坂深雪作品免费hd观看 排列三开奖结果今天 炒股软件哪个最好用 小泽玛利亚兵作品番号